欢迎访问币游国际【真.最佳】!
服务项目
专注于币游国际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服务项目 >

币游国际广州市环保局:广州空气没到戴口罩的

发布时间:2020-08-12 06:01  

  省人大代表、市环保局新闻发言人杨柳与民间监测PM2.5的环保社团“拜客广州”负责人做客《信息时报》微言两会——

  近期,国家环保部修订旧标准,将PM2.5纳入监测指标,并要求珠三角、长三角、京津冀等地率先监测。在国家最新指标尚未正式实施,地方政府不宜公布数据之际,掀起了民间环保组织自测PM2.5的热潮。广州的民间环保组织“拜客广州”也发起了这样的活动。

  民间监测的数据有没有代表性?政府对民间环保组织自发的行为怎么样看?昨日,广东省人大代表、广州市环保局新闻发言人、副局长杨柳应邀来到《信息时报》微言两会现场,与“拜客广州”负责人陈嘉俊面对面交流,并回答了一些热心微博网友的提问。双方都表示,目的都是为了广州的空气环境质量越来越好,没有矛盾,不存在谁要PK掉谁。

  “我们作为民间环保团体,有我们的担心,也有我们的苦恼。”陈嘉俊对杨柳说,作为民间环保社团,他们发起PM2.5的监测,目的是为了引起公众的重视。因为去年北京发生沙尘暴期间,北京的环保团体也展开了自发的行动,“而我经常骑单车,发现广州有时的空气质量也不太令人满意,但是却没有人愿意站出来呼吁。”陈嘉俊说,刚好有北京环保团体捐赠了一台便携的PM2.5监测仪,他与其他环保干事就开展了自发的监测,让公众知道多开车会加重空气中的PM2.5的污染,影响广州的空气质量。

  陈嘉俊多次强调,自发监测的目的是为了普及公众对PM2.5的认识。“我是读环境工程的,刚刚拿到仪器的时候,都有很多不懂,更别提普通市民了。对我自己来说都是一个科普学习的过程。”

  陈嘉俊说,自从通过拜客广州的微博发起征集环保志愿者参与PM2.5监测的号召以来,就有网友和媒体不停地追问,“你们有没有连续监测,有没有进行对比?是不是和官方的数据不一样?我们监测数据是自己身边的,不是整个广州的,不代表全广州,我们只是表达一种关注环境保护,希望公众和政府更加重视环境保护的诉求,并不是为了推翻别人的数据,况且我们都是随机地测一测自己身边的PM2.5情况,有个参考,我们都没有进行过连续监测。”

  陈嘉俊表示,希望日后市民关注PM2.5的测量后,能引起重视,采取降低产生空气污染的行为,比如少开车,多座公交车,多踩单车。同时,在感觉身边空气质量不好的的时候,戴个口罩,做好防护措施。

  仪器分析科班出身、在广州市环境监测中心站工作18年之久的杨柳,安抚陈嘉俊说,“只要你我所追求的目的是健康的,就算我们参与环保的方式、方法不同,你就无需担心,无需苦恼,不用为别人说你什么而烦恼,关键是自己是否清楚自己的行为将会为这座城市带来什么?”

  对于民间的监测数据,杨柳看着陈嘉俊携带前来的PM2.5自动监测仪说,“政府对于民间关注环保工作,参与环保工作的态度是开放的,无论是技术部门的监测,还是拜客广州的监测,我们的目的是没有矛盾的,只要是为了保护环境、造福社会,就不需要把对方PK掉,谁把谁否认。”

  “他们的仪器准不准?这个问题我被不同的媒体问过很多次,我都没有正面回答过,他们(陈嘉俊等环保人士)热心环保,唤起更多公众对环境保护的重视和参与,我也不想给他们泼冷水。不过,我们还是要以科学、冷静的态度看待这个数据。”杨柳还是直言表示,与技术部门监测的数据是没有可比性的,因此,就数据本身而言,拜客广州监测的数据并无太多意义。

  杨柳向陈嘉俊解释说,一项数据是否具备法律效益,国家和国际对于测量等环节是有严格要求的,“如果有人打官司,各自坚称自己的数据是准的,各执一词,法院在裁定时,也是要有严格的标准。”杨柳说,评价数据是否有效,有三个条件,第一,测量机构是否通过国际组织的计量认证,或者实验室认可的,这是对机构身份的认定,第二,仪器是否经过计量部门检定的,第三,操作仪器的人员是否经过专门的资格考核后持证上岗的。”

  杨柳表示,目前广州已经具备PM2.5的监测能力,全市10个国控监测点,均配套了监测设备,而且配备的比例是1∶2,甚至是1∶3,避免有设备损坏时,数据出现中断。只要省里安排公布时间,广州市就会按照要求来做。

  对此,杨柳表示,“新评价指标虽然还没公布,我不知道,但是广州空气质量我知道,根本不存在用危害这个词来形容,不需要采取预防措施。”杨柳强调,广州的空气质量还没达到要戴口罩的地步,而且以后相信是越来越好的,“公民有权采取任何的生活方式,不过在广州还没有这个必要,我就从来没戴过口罩。”

  “如果非要我取舍,则我们必须尊重科学,如果事情发展到没有法律效力的检测跟权威机构去PK,去叫板就没有意义了,也偏离了我们双方最原始追求。认识和评价世界,是为了改造世界,正确的认识方可有正确的改造,让环境更好,而不是为了破坏这个世界。如果因为数据之差,对公众产生误导,甚至导致更严重的社会事件,这不是你我所希望的。”

  “有网友认为我们的数据不准确,是在给政府添乱,而我们作为民间环保团体,是希望多与官方环保部门多沟通,让他们给予一些指导,共同为广州市的环境保护出力。”

  杨柳:对客体的评价要遵循一个原则,就是数据要经得起群众的认同和考量,标准建设和科学研究是为了追求更准确,不断的贴近实际,群众的直接感觉是一个重要参考,如果市民都说不好,数据说好,那能准确吗?要理性地看。不能简单说公布的数据是假的,官方数据不可信。目前国家规定的空气环境质量监测指标,也就是评价空气质量是好是坏,仅有三个指标:二氧化硫、二氧化氮、大颗粒物(PM10),不是PM2.5。如果把PM2.5作为评价指标,相信数据会更加贴近市民的感官。国家的新标准还没有正式实施,广州目前公布数据也是裸数据,但如果按照征集意见的标准,广州市去年超标的天数或会有较明显增加。

  国家正在往更加贴近民意的标准修改,但不能指望一步登天,我们客观地认识世界只是第一步,目的是要改造世界,接下来更重要的是采取相应的措施,按照更加严格的标准,对污染物进行综合治理,措施是要一步步来的。美国研究认识PM2.5到将其作为评价标准,用了接近30年时间,而我们从关注到研究,到现在的具备监测能力,治理的手段,才用了10年的时间。

  杨柳:应该会有相应的变化,我们设定的任一目标,不能是空中楼阁,所有人都达不到,这样的目标是没有意义的。新的指标加入,配套的评价方式的调整。但是整体要求肯定更高的。

  不管新指标实施后,我们的数据超不超标,我们控制污染物的努力不会松懈,数据只是对客观世界的描述,关键是为改变环境做有意义的事情。我不在乎到时数据是好看,还是很难看。

  我相信,广州市空气环境质量逐年好转的势头是不会改变的。我还是那三句话,不管你测或不测,我们在控制PM2.5的努力都在进行。不管你报或不报,我们的测量已在进行,不管你评或不评,我们的空气环境质量都在好转。

  拜客广州陈嘉俊:希望环保部门能够开发一个类似天气预报的软件,用手机下载了软件后,就可以随时随地查看空气质量的实时监测数据,知道空气质量状况,选择戴口罩、适当减少户外运动等“自我保护”措施。

  杨柳:这个建议很好,也是可操作的,回去就安排这个任务给环保部门的相关业务处室。

  陈嘉俊:现在只有一个综合的平均值,但是不同地方,如主干道和街巷、车多和车少的地方的空气质量是不一样的。在香港,除了正常监测站之外,在一些路边也有空气质量监测站,这些站自动将附近的空气质量显示出来,让行人知道自己所走的道路或者自己居住的社区的空气质量如何。

  杨柳:我们不能一步登天,能力建设需要一定的过程,也是建立在一定的经济等综合实力基础上的。相信有一天不仅这个可以实现,还可以实现更多的污染物都可以监测,更久的未来,又都不需要监测那么多污染物了,因为许多污染物都“消失了”。我曾经与挪威大气监测研究室技术人员做交流,我问他们测不测二氧化硫(中国空气质量评价体系的三大污染物之一),他们的技术人员说不测,我问为什么,他说他们那里没有这个污染,不需要测,我问那二氧化氮呢?他们说也没有,不测。

  改造世界需要成本的,是要有实力的。为何亚运前期,广州能做全国其他城市甚少做到的四方面工作,就是因为广州具备了相应的实力。率先实施更加严格的机动车第三、第四阶段排放标准;在国家尚未要求氮氧化合物减排时,率先对全市26个电厂实施降氮脱硝;在国家未作要求的前提下,将全市所有的加油站、油罐车、油库进行油气回收,减少油气外排的污染;同样是在国家没有规定的情况下,对全市的可挥发性有机物相关的产业进行综合整治。这些都是建立在经济实力的基础上的。

  纵贯广州市环境保护事业的发展历程,一直都是走在全国前列的。上世纪80年代,全国只有四个城市建立了空气环境监测站,广州就是其中之一,10年前,我要检测工厂的水质,要提着桶和瓢去工厂取水的,现在重点污染源都可以在线监测了,不用跑了。广州要继续在监测能力建设上投入,是需要有足够的财力和能力支撑的,如果我们有能力建设100个监测点,既有现在的城市监测点,又有你说的路边站,那当然更好,你说的观点是好的,是对的,我们总有一天会这样做的。

  陈嘉俊:能否在不影响监测中心站正常工作的前提下,定期将其开放给市民参观学习,比如每个月一次,让公众更加了解,了解了,才不会乱猜测,乱质疑,才会更加理解政府部门的工作,更加珍惜社会的环境资源。

  杨柳:这是沟通的桥梁,也是科普的园地,我们一年前就组织过开放日,回去再商量下一步的方案。正是因为市民不了解广州市环境保护工作,有时候才会存在一些误解。这方面我个人也有过类似的经历。其实做公务员,并不是那么轻松的。2010年,迎亚运期间,星期五下午,我打车回市政府上班,的士司机听说我要回市政府,随即问了我一句,你们公务员星期五还要上班吗?当时我就喊冤,我对师傅说,当然要上班了,而且迎亚运那段时间,我们是5+2,白+黑的干活。但是师傅接着就说,你们就好了,加班还有加班费。其实我们哪有加班费呀。没有的。

  从简单的对话,就可以反映出,社会对我们的认识很少。这有我们的责任。再说回来空气环境质量的监测,我相信,如果对公众做个小测试,对监测方法、监测站的运行,100个人中,有80人是看不懂。以后我们要加强做好环保宣传工作,让更多的人了解环保,参与环保。

  PM2.5是大气中直径小于或等于2.5微米的颗粒物,鼻腔和呼吸道过滤不了,直接可以进入肺里。富含大量的有毒、有害物质且在大气中的停留时间长、输送距离远,因而对人体健康和大气环境质量的影响更大。被吸入人体后会直接进入支气管,干扰肺部的气体交换,可能会引发包括哮喘、支气管炎和心血管病等方面的疾病。